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(wǎng)  >  文娛新聞  > 正文

竹葉青茶《論道平常心》迎來(lái)“爺叔”游本昌——打磨每一個(gè)角色,匯聚最長(cháng)的演藝之河

作者: 來(lái)源: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 2024-06-28 09:05

從嶄露頭角的啞劇《淋浴》,到名動(dòng)天下的《濟公》,再到風(fēng)靡全國的年代劇《繁花》,表演藝術(shù)家游本昌總能塑造出帶有鮮明時(shí)代特征的角色,并因此走紅了差不多半個(gè)世紀。

但在這背后,卻是一顆崇尚“笑對人生”的平常心,讓游本昌成為演藝界“最長(cháng)的河”。

他的表演如同一杯陳年的竹葉青茶,其味道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沉淀愈發(fā)醇厚。

游本昌的演藝生涯,正是平常心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。

在飾演“濟公”之前,他已經(jīng)52歲了,并在中央實(shí)驗話(huà)劇院的演過(guò)79個(gè)小角色,相當于跑了差不多30年龍套。

他說(shuō),這當然是一個(gè)艱辛的歷程。

但他始終保持著(zhù)對藝術(shù)的熱愛(ài),以極高的專(zhuān)業(yè)素養,詮釋每一個(gè)角色,并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積累了豐富的表演經(jīng)驗,以及深刻理解角色的能力。

這種在沉浮起落間保持平常心的修為,其實(shí)很早就開(kāi)始伴隨游本昌。

在演藝生涯的早期階段,他深知自己并非當時(shí)非常流行的“高大全”類(lèi)型的演員,并因此自嘲為“佐料演員”——不是大魚(yú)大肉等山珍海味,但也能通過(guò)類(lèi)似于蔥花香菜八角這樣的“佐料”角色中找到屬于自己的位置。

每一個(gè)角色,他都用心完成,認真去打磨。

這讓他在很多人一窩蜂去追逐名利的年代,逐漸精進(jìn)了自己的演技。比如在話(huà)劇《一仆二主》中,他一個(gè)人分飾兩個(gè)角色,而且是一個(gè)悲劇一個(gè)喜劇。

早期平淡的演藝生涯,雖然沒(méi)有為游本昌鋪就一條星光大道,卻也為他悄然打開(kāi)了另一扇窗。

他的啞劇開(kāi)始嶄露頭角。

上世紀80年代,游本昌三度參加央視春晚,并因為在啞劇《淋浴》中的精彩表演而引起了演藝界的注意。

“濟公”這個(gè)經(jīng)典角色,最終由他出演。

這部劇引發(fā)了萬(wàn)人空巷的效果。游本昌幾乎是本色出演,把濟公的灑脫形象詮釋得淋漓盡致。

飾演濟公一朝成名天下知,游本昌的平常心卻未曾改變。

他在竹葉青茶與新華網(wǎng)聯(lián)合推出大型文化訪(fǎng)談節目《論道平常心》中說(shuō),要從一輩子的尺度來(lái)看當下,“風(fēng)物長(cháng)宜放眼量”,向著(zhù)未來(lái),繼續向前,這才是重要的人生態(tài)度。

《濟公》之后的20年,游本昌對各種片約或者角色的遴選,都是寧缺毋濫。

因為他一直堅信,通過(guò)藝術(shù)可以觸動(dòng)人的心靈、激發(fā)人的情感、引導人的思想,所以他要“以文藝化導人心”。

這也讓他從萬(wàn)眾矚目,再次回歸“平凡”。

其中的落差,卻非所有人都能輕松應對。

尤其是對他這種把舞臺當做一生之愛(ài)的表演藝術(shù)家來(lái)說(shuō),沒(méi)有表演的日子,以及其中的坎坷,更是難以言說(shuō)。

但越是這種時(shí)刻,游本昌內心充盈的那種達觀(guān),以及平常心,越是能夠助他越過(guò)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藝術(shù)高山。

他在《論道平常心》中說(shuō):“有困難才是正常的,哪一個(gè)成功者沒(méi)有遇到困難?”

所以飾演“濟公”之后的那段時(shí)間,他并沒(méi)有讓自己閑下來(lái),而是去欣賞戲曲、歌劇等各種藝術(shù)形式,用學(xué)習積蓄力量。

他甚至還帶著(zhù)全家,去看了莎拉布萊曼的演唱會(huì )。

這就是一個(gè)藝術(shù)家的學(xué)習態(tài)度。

他說(shuō):“這一輩子要活到老學(xué)到老干到老,最后一定會(huì )樂(lè )到老?!?/p>

這讓他的日子比濟公還瀟灑,是真正的“大隱隱于市”。

新的舞臺,也不斷向他招手。

77歲時(shí),他還拍了《刀劍笑》和《劍雨》。

而到了90歲,通過(guò)《繁華》這部戲,他又成了現在年輕人都想求得的一個(gè)無(wú)所不知、總能在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發(fā)揮關(guān)鍵作用的“爺叔”。

這個(gè)掃地僧一般的靈魂人物,讓游本昌在整部劇中熠熠生輝。

在游本昌看來(lái),接下《繁華》這部戲本身就是一種“道法自然”。

當初《繁花》劇組想邀請游本昌出演爺叔這個(gè)角色,他刻在骨子里的那種專(zhuān)業(yè)態(tài)度,讓雙方合作的整個(gè)過(guò)程都顯得水到渠成。

通常情況下,游本昌作為表演藝術(shù)家,試戲一般都是發(fā)一個(gè)視頻。

但游本昌卻對這部戲很重視,想要面對面交流。

他已經(jīng)準備好要自己花錢(qián),專(zhuān)門(mén)來(lái)一趟上海,交流劇本和角色。

巧合的是,剛好有一個(gè)機構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邀請游本昌去上海參加一個(gè)活動(dòng)。

游本昌說(shuō),這就是機遇,這就是緣分?!吧普咛煊?,順其自然,它就能夠通達”。

面對《繁華》的火爆,游本昌還是一樣的平常心,一樣的通透。

在人生90的年紀遇上《繁華》,遇上王家衛,游本昌卻說(shuō)從來(lái)沒(méi)有相見(jiàn)恨晚。

“恨晚有什么用?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太晚”。

當王家衛夸他“后腦勺都會(huì )演戲”,他聽(tīng)到后也感覺(jué)有多高興,“我始終在戲中間”。

所以他相信,通過(guò)藝術(shù)可以觸動(dòng)人的心靈、激發(fā)人的情感、引導人的思想。

他的事業(yè)和人生是對“以文藝化導人心”這一理念的完美詮釋。

這也讓他通過(guò)藝術(shù),傳遞文化和價(jià)值觀(guān)。

游本昌認為,好的文藝作品能夠滿(mǎn)足人們不同的需求,可以是大部頭的高峰之作,也可以是短平快的精粹之作,共同點(diǎn)則是必須具備真摯、真誠、善良、善意、美好、美麗的特質(zhì)。

所以在他眼中,不存在所謂的“龍套”。

游本昌演過(guò)的幾十個(gè)“龍套”角色中,很多角色既沒(méi)有名字,也沒(méi)有臺詞。

比如其中一個(gè)俄國農奴的角色,他的戲份只有十幾秒,但他卻為此讀了19本譯著(zhù),徹底搞懂了俄國農奴制。

而且他還堅信,文藝作品要有為而作,有補于世?!白詈檬牵芴峁I(yíng)養的‘牛奶’,最少也得是能解渴的‘白開(kāi)水’”。

這就是游本昌作為表演藝術(shù)家的底色——既高屋建瓴,又見(jiàn)微知著(zhù),還能以平常心,在入世出世之間,切換自如。

他在舞臺上塑造的無(wú)數經(jīng)典角色,也正如茶中百味,悠長(cháng)而雋永。

在無(wú)數個(gè)“看不到終點(diǎn)”的時(shí)刻,他都以一顆平常心,擁抱人生中的每一個(gè)坎坷,以及每一次波瀾壯闊。

“平常心”同時(shí)也是茶文化的精髓之一。正如竹葉青茶業(yè)董事長(cháng)唐先洪所言:“平常心,是如茶芽一樣 ,不論在高山,還是杯盞間,都有無(wú)懼沉浮起落的韌性與耐心?!?/p>

懷平常心,做非凡事——這就是游本昌。

作為竹葉青茶與新華網(wǎng)聯(lián)合推出的大型文化訪(fǎng)談《論道平常心》的第三位重磅嘉賓,游本昌用自己詮釋過(guò)的七八十個(gè)角色,展示了一種達觀(guān)自然的處世哲學(xué)——心不老,人不老。人不老,樂(lè )無(wú)老。


責任編輯:
荊彥茹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(wǎng)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(wǎng)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(wǎ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