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(wǎng)  >  曹風(fēng)  > 正文

我的老師桂豐哥

作者: 來(lái)源: 菏澤日報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 2023-09-05 09:25

張貴堂

教師節快到了,我不禁想起我的老師桂豐哥。

今年春天,我回老家參加村里舉辦的老人餃子宴活動(dòng),遇見(jiàn)了桂豐哥。

桂豐哥今年七十多歲了,和我的大哥年紀差不多。他是我們家族的近支,正如農村人所說(shuō)的,還沒(méi)有出五服。

桂豐哥兄弟兩人,還有四個(gè)姐妹。他有兩個(gè)兒子一個(gè)女兒,現在都已成家立業(yè)。他現在過(guò)的是兒孫滿(mǎn)堂、含飴弄孫的退休生活。

那天,我還見(jiàn)到了桂豐哥家里的大嫂。多年不見(jiàn),大嫂依然是當年的脾氣,說(shuō)話(huà)穩重,辦事妥帖。那天大嫂和村里的很多婦女幫忙搟皮子、包餃子。

我問(wèn)大嫂,桂豐哥還沒(méi)來(lái)?她說(shuō),他去麥地里澆水去了,估計上午十點(diǎn)多就回來(lái)啦。果然,不到十一點(diǎn),桂豐哥就從麥地里回來(lái)了。

我和桂豐哥高興地握了握手,坐在一邊說(shuō)了許多話(huà),一起回憶了過(guò)去的歲月,共同感嘆時(shí)光歲月如白駒過(guò)隙,就如村前的大沙河的流水一去不復返。如今,我亦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桂豐哥也已是年過(guò)古稀,雙鬢斑白。不過(guò),桂豐哥的精神身體狀況倒是挺好的,只是耳朵聽(tīng)力有所減弱。

桂豐哥最初是民辦教師身份,后來(lái)通過(guò)國家考試考核,轉正為公辦教師。

上小學(xué)三年級的時(shí)候,桂豐哥教我語(yǔ)文。那時(shí)他三十歲左右,瘦瘦的,黑黑的皮膚。當時(shí),他是民辦教師,家里有責任田,有妻子老小,每天下班后,需要到地里幫家人種地、收莊稼,干許多農村人要做的農活。有時(shí)甚至還要起早摸黑,兩頭擠時(shí)間忙碌家里的農活。

“田家少閑月,五月人倍忙?!庇浀糜幸荒?,正值麥收季節,那時(shí)學(xué)校放麥假。我見(jiàn)到桂豐哥用地排車(chē)拉著(zhù)收割后的麥子,運輸到村莊后的打麥場(chǎng)。只見(jiàn),桂豐哥拉著(zhù)地排車(chē)很吃力地往前走,車(chē)子上的襻繩勒在瘦瘦的肩膀上。車(chē)子裝了很多麥棵子,地排車(chē)咯吱咯吱地行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,車(chē)子東扭西歪的,有幾次車(chē)子上的麥子都險些歪倒在路邊的溝里。此時(shí)的桂豐哥汗流浹背,上衣都被汗水濕透了。這一幕,永遠印在我的腦海里。從那以后,我深深知道農民種地的辛苦,“筋力苦疲勞,衣食常單薄”。正如那些唐詩(shī)句子也永記在我心間:“誰(shuí)知盤(pán)中餐,粒粒皆辛苦?!?/p>

記得小學(xué)三年級時(shí),桂豐哥給我們上語(yǔ)文課。教室是兩間小屋子,窗戶(hù)很小,光線(xiàn)暗一些,他站在靠窗口的地方,給我們范讀課文,文章內容是哪一篇文章,也許是《小英雄雨來(lái)》,現在已是記不清了。只記得桂豐哥手捧書(shū)本,抑揚頓挫、飽含激情地讀著(zhù)文章內容,我們聽(tīng)完后要跟隨老師再讀一遍,然后是學(xué)生們自己誦讀課文。教室里充滿(mǎn)了孩子們瑯瑯讀書(shū)聲,聲音傳送到校園外的青紗帳,久久回蕩在秋天的田野里……

如今,我在外地工作,很少回到老家,也很少見(jiàn)到故鄉的鄉親,包括桂豐哥。三十多年來(lái),歲月漸行漸遠,而自己思鄉的心卻離故鄉越來(lái)越近。閑暇之時(shí),總是會(huì )想起老家的人和事,想起桂豐哥。愿桂豐哥在今后的人生歲月里,身體康健,快樂(lè )幸福地生活在自己的晚年時(shí)光里。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(wǎng)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(wǎng)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(wǎng)